啊飘呼

云亮

桃夭(云亮)
皇家上将子龙×古代小军师(皇家上将皮肤×亮亮新皮肤桃夭)
脑洞放飞的产物
有ooc,古言废
架空世界,诗词什么的就当一个朝代就行~

     幽静的星空里,一艘飞船正在极速行驶,看上去略显狼狈。“滴,能量炮损坏达到百分之五十,是否撤退?”冰冷的机械音响起。“撤退。”“收到命令,开始填充能量,十五秒后开始空间跳跃。十,九,八……”赵云伸手揉了揉疲惫的眉头,旁边的副官小心问道:“上将,这样撤退是不是不太妥?也许我们该与第一元帅谈谈。”“不需要。”赵云冷冷答道“这批材料必须马上运回帝国,况且我不会拿自己兄弟的性命开玩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派来的。”副官眼底闪过惊慌,低着头往后退了一步沉默不语。“开始进行空间跳跃。”语音刚落,一股压力让所有人不得不坐在椅子上,副官趁机按下了手中的按钮。赵云闭上眼考虑接下来计划。突然,主脑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警告,警告,飞船遭遇不明能量,请……”后面的声音赵云已经听不清了,他感觉来到了一片虚无中,一阵白光闪过,他被迫昏了过去。等到帝国的飞船出现时,星空已恢复了幽静。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真真是意气风发阿,只可惜是别人,呵。”桃花树下的人,清冽的桃花酒。迷醉的是桃树上的花和身边的人。“现在可否告诉我,赵兄是何处人?为何穿的如此…别致呢?”酒让问话人平常儒雅的样子全无,独留一抹绯红在脸颊上,如同桃花妖一般。“我只是一个失败了想躲起来的人而已。至于衣服,你只当是异国服装便好。”问话人也无心他的回答,拿起一壶酒向他扔去“既然你也无事,不如陪我一起喝酒吧。”“好。”赵云接过酒笑了笑。“你说为什么有些人明明不如其他人有才华,为什么偏偏就能轻而易举获得成功呢?”孔明见人接了酒,眯起眼睛问他 。“不是扮猪吃虎,就是幸运,或者后台。”赵云的回答很简洁。“那要是有人不服怎么办呢?”孔明继续发问。“努力提高自己,让别人遮不住你的光芒。”赵云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我倒觉得这不是你真正的答案,赵兄可以大胆的说。”孔明说道。赵云看了孔明一眼,才缓缓说道:“干掉挡路的人,让那人眼里只剩你一个。”“不错,这个答案我喜欢,看来我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朋友。”“是挺不错的。”赵云笑道。“今日就点到为止,不知赵兄是否愿意与我一同游历?”“乐意至极。”两人渐渐走远,只留下两壶未喝完的酒供桃树品尝。

     夏日的荷花清雅动人,湖边设有让公子小姐赏荷的凉亭,几乎每天都是坐无虚席。“子龙觉得这夏荷美丽吗?”“当然,不过我更喜欢桃花。”“我也是。”两个青衣公子坐在树下,身边摆着两壶桃花酒。赵云看着眼前的一切,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两个月,想起过去,竟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孔明见他的神情,说道:“我其实是这次科考的探花郎,那状元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我只得了个探花。在我借酒消愁的时候就遇到了你。”赵云看着他,说“好端端说这些干嘛,过去的就过去吧,我们应该放眼未来才是。”赵云不怎么会安慰人,只好拿军部演讲的话来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早该明白,可惜……不说这个了,我们过去赏花吧。”“好——”字还没有说完,赵云眼前闪过一到白光,倒地不起。
    
      ……
         再次醒来时,赵云看到身边是他的兄弟,一个少将。“你……”赵云刚说话就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到了,旁边的少将连忙帮他倒了杯水。喝了水赵云立刻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飞船呢?”“那个…上将”少将回答到“飞船上除了你我只有几个人活了下来,其他人都被微型炸弹……副官已经叛变了,现在是第一元帅掌控帝国。”“呵。”赵云笑了一声“我就知道那老家伙没安好心,把剩下的兵力和武器集合起来,我们要开始反击了。”“是!”

        皇家上将赵云用了两年时间把第一元帅送进了监狱,同时也平息了长达三年的战争。人们说他是帝国近代最伟大的英雄,但这并不妨碍有很多军将夫人给他介绍对象。“上将,外面有人找……”“就说我不在。”赵云揉了揉眉头,这几年忙的让他没精力思考昏迷时都发生了什么事,当初梦里的事早已忘掉彻底,只是心里有种声音让他心神难安。“……将军,那个人说无论如何都要见你…”士兵又折了回来。他鬼使神差的问道:“那人叫什么。”“他说他叫……”

       “诸葛孔明。”

         END       

                                                                                                                                                           by啊飘呼
@乡下的眉毛爹爹  @雁莫寻
    

#信白 不管怎样都好请你给我去死吧

#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逗比向

#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韩信,当初你妈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把你生成了这样?”“我也很怀疑你妈是不是吃错了什么才生出你这种智障。”“也不知道谁天天追在我身后抢我的野。”“抱歉你别说的好像我们两个有什么一样,我跟你说你下次在不把蓝给我我死给你看。(俗称挂机)”“哦吼那拜托你现在就去狗带吧。”

↑以上是每天都会在峡谷发生的情景

      峡谷其他英雄表示,没事我们都习惯了就是买墨镜开销有点大(´-ι_-`)。还有这对狗男男怎么还不在一起,天天秀秀秀烦都烦死了。然鹅两个当事人丝毫没有感觉到其他英雄的怨念,依旧天天吵吵吵秀秀秀。

       这天韩信刚跳到野区蓝爸爸的地方,发现哪里空空如也。“可以的李白。”韩信咬咬牙准备找李白算账,等他到下路才发现李白和刘邦正对峙着。双方气氛十分紧张,直到韩信看到了刘邦脚下的蓝爸爸……一瞬间十分尴尬,突然韩信冲向刘邦,“卧槽韩信你想干嘛我是你的君主你这样是弑君你知道不我是shx%*”bwk“%#”kdk……”

韩信击杀刘邦 助攻 李白

张良:“这西汉吃枣药丸。”

      韩信击杀刘邦后转头看了看李白,李白被吓得浑身一颤,此时李白内心:我并没有怂只是韩信他气势太强了话说我们是队友他杀不了我的对吧:)。结果韩信只是看了李白一眼,然后就转身会野区了。李白松了一口气,果然以后还是不要让韩信拿蓝了吧太恐怖了:)。

  今天的王者峡谷依旧很平静呢。

……

       韩信晚上回到家时收到了一件很不得了的包裹,拆开发现装着一件露背毛衣,外加李白穿这件毛衣的照片(当然是P的)。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韩重言,这件衣服我只穿给你看”,结果韩信什么都没说,默默关上了包裹就爬床上去了。早上,英雄们到峡谷时,韩信难得迟到了,忘了说他家的阳台上一条内裤迎风飘扬着。

      
        李白觉得韩信最近很奇怪,也不和他抢蓝了,就算吵架也是吵没两句就脸红的走开了。但是李白是个低情商的人(我就喜欢这样的受),所以也没觉得韩信的做法有什么不对,只当他终于醒悟知道野区之王只有他李太白了。众英雄:“机智,给李白点赞。”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一天峡谷里来了个大事,新英雄诸葛亮上线了,赵云一众表示很开心,于是办了个欢迎会邀请所有英雄参加。难得一次放松的时间,韩信喝了很多酒,脑海里只有向李白表白这个想法,酒壮怂人胆,他蛇皮走位向李白走去。

         李白看着韩信跌跌撞撞的向他走来,马上预感到有大事发生。“李白,我喜欢你。”果然,李白有点无语的扶住神志不清的韩信,他又不是真的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韩信喜欢他,况且还有人提醒了他。想来想去,李白对着众英雄说:“韩信喝醉了,我先送他回去了,你们慢慢玩。”“懂的懂的”众人邪恶的笑着。
 

        李白也懒得去管他们怎么想了,把韩信扶回自己家后,李白开始担心该怎么处理这个人,他正纠结着,殊不知身后的韩信早已睁开了眼,哪有什么喝醉的样子。“李白。”“什么?唔。”李白转过头一个大型物体就凑了上来,唇被附上了一个湿热的东西。算了,就这样吧,李白想着。

以下省略1千8百字

早上,韩信望着怀里的李白,笑到:“昨晚感觉怎么样啊。”“果然你还是给我去死吧混蛋。”

……

后记

      当韩信和李白公开关系后法师都快哭了,以下是安琪拉的心声:“我的妈他俩终于好了,你不知道韩信不和李白抢野那段时间我们过得都是什么日子QAQ,所以P图发毛衣告诉李白木头韩信喜欢他这些事都不是我干的。。。”

#耽美#

#耽美# #短篇#
小学生文笔,欢迎指出不足之处

      我叫林然,是他笔下热血文的一个角色,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篇文没有开坑。我也就作为一个人设存在他的电脑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了自己的意识。

     我的长相其实并不适合做热血文的主角,偏白,身高还没有1米7,看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我虽然疑惑,但这是他给我的形象,他喜欢就好。
    
     我把电脑里的一个空文档当成家,里面和现实中的家不太一样,是未来风格的,我一直对星空有一种亲切感。这种感觉让我有点心慌。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1个月了,他每天都回来的很晚,看着醉醺醺的,掩饰不住的疲惫印在他的脸上。我挺心疼的,可能是因为他是创造我的人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还是住在电脑里,逛着人们说的网站打发时间,在他回来的时候对他问好,陪他一起休息。他最近精神好了不少,还会时不时就对着我(电脑)微笑一下。我捂住自己的胸口,为什么,那里会有发烫的迹象?
   
     今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有手从我的心中拿走了什么一样。我听到了关门声,他朝房间走了过来。我想笑着对他打招呼,突然发现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和我长得很像,但是比我更有灵气。他对待那个人像是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一样,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叫嚣“快入侵他,这样站在他身边的就是你了!”我捂住脑袋,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好像……我醒的太早了……好多东西都记不清了。
   
     我的脑袋里一片浆糊,好像有两个我在交战,一个要入侵那个人的脑部,一个想要阻止他。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看到了和那个人接吻的他。“你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替代品呢。”我闭上眼。“滴!数据错乱,开始执行自毁程序。”在最后一刻,我好像看到他看了我一眼。那双眼睛,第一次注视着我。

   “这样就够了,再见”
     
       ……
   
    “滴!滴!第16758号实验体自毁,实验暂停,正在寻找原因。”
   
      ……
  
    “宝贝,我打算开个新文。主角叫林然,热血星际文,我记得你很喜欢这类文的。” “嗯,你写的我都爱看。”